【楼诚AU/灵异】建国后不许成精 04


※楼诚AU设定,灵异向,主妖,lo主怕鬼

※私设无数,没啥考据,有兴趣可以先查看→脑洞

会涅槃重生的凤凰是西方神话的设定,我们的神话体系里没这条,但大姐会,你懂得【随手设定系列


连载章节:【01】【02】【03】


04、阿诚哥哥课堂开课啦


阿诚带着食材回家的时候,明小台正跟明镜凑在一起,对着手机在网上挑衣服。

两人简单的跟阿诚打了个招呼,就继续忙碌了。


这个时候的明镜,已经调整了的容貌,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了一些,衣服也变成了一套复古风的长裙。不过很快,在明小台对着手机指指点点之后,又变成了另外一套。


阿诚放下手中的东西,下意识的想去大哥的卧室看看。不过想到刚刚见过的“大哥”,愣是顿住了脚步。


明镜看阿诚还在客厅,就起身问道,“阿诚,我穿这套衣服好看,还是刚才那套?”

不等阿诚开口,明小台就出声了,“两套都好看,大姐穿什么都好看!”


得,半天不到的功夫,这家伙叫大姐叫的比他还顺流。

不过吐槽归吐槽,阿诚也跟着附和,“大姐向来穿什么都好看,小台的眼光也不错,这两套跟您的气质也相称。”


明镜被夸的心情大好,笑容怎么也收不住,嗔道,“你们两个呀,就会哄人!”


阿诚和明小台非常默契的开口,表明自己的真心日月可鉴。


“大姐,我把这两套都下单了哈。最快明天,最迟后天,他们就会把衣服送到家里来啦。”说着,明台就继续在手机上点点点。

“这么方便么?人类果然聪明啊,这才多长时间不见,买衣服就可以对着这么个小东西点点点了。我之前以为百货商店就够方便的了。”明镜对此表示惊叹。

阿诚对此报以微笑,“回头我给楼上也买个电脑,也给大姐买个手机,就更方便了。”

“嗯~那我就等着啦!”已然被明小台科普过这两个名称的明镜,对这个安排十分满意,“说吧,今天中午想吃什么,大姐去做!”


“我想吃大姐做的红烧排骨!”阿诚这次抢先答到。

明小台也不甘落后,“我要吃清蒸鱼,我看见阿诚哥买鱼了!”


话音刚落,明镜走向厨房的脚步一顿。


“大姐……”阿诚担忧的叫了一声。


背对着明小台,明镜找回了自己的笑容,不过有些勉强,“没事……我去做饭。”


看明镜进了厨房,明小台把阿诚拉到一边,小声问道,“我刚才说错什么了?”

阿诚看着他跟明台一模一样的面貌,只能苦笑,“你父亲最爱吃的就是大姐做的清蒸鱼……”

“……我,不是他。”明小台忍不住小声嘟囔。

“我们都知道,否则大姐也不会突然伤心了。”阿诚拍了拍明台的肩膀以示安慰。

不过还不等他在说些什么,明镜已经从厨房跑了出来,手中拿着那个“空”奶瓶,面上很是着急,“阿诚,你身体又不舒服了么?”


“……”看看明镜,再看看明小台,孤军奋战的阿诚,决定实话实说,“这不是给我准备的,是给明小台。”

“他怎么了?”明镜更加紧张了。

“大姐你先别激动,这也只是我的推测……”阿诚话说到一半习惯性停住,但看明镜着急的要起火,赶紧说了下半句,“我怀疑明小台的灵魂不完整。”


面对两人不同程度的不解和疑问,阿诚说出了缘由,“明小台的记忆有问题。除了大学这一年的记忆之外,其他的记忆都是被人灌输的。甚至包括昨天晚上他的记忆,都有被篡改的痕迹。”

“我……”明小台下意识要反驳什么,却有些无话可说。

阿诚则继续说道,“一般人的记忆,都是很散乱的,就像你跟我说的关于你上大学的事一样。但在你给我关于其他过程的描述中,虽然有些许遗忘,但都很成体系。就像再讲一个录入你脑中的故事。你自己想想,对于你的过去,你记忆中东西是否过于单一和片面,不像大学这一年,信息来自方方面面。”

“……”越是思考,明小台的脸色越差。他生活中的那些违和感,似乎都找到了缘由。


而阿诚的推论还在继续,“就算是普通的人类,在灵魂完整的情况下,被修改记忆都很艰难,何况他还有明台的血统。而且我最近听说,御妖门的人又开始有所行动了,在收集妖的元神。”后半句,明显是说给明镜听的。

“御妖门不是被半龙仙人灭了么?怎么还有人在行动?”几百年前半龙仙人屠了御妖门满门,最后身中数道雷劫而亡的事情,当年在妖界传的沸沸扬扬的,明镜也是有印象的。

“御妖门当时势力不小,大概最后还有所残留。”

“那也真是可怜了半龙仙人当年同归于尽的决断了。”明镜叹道。

“他的心意,绝对不会白费,等安排好小台的事情之后,我就去把这事查清楚……”


阿诚说到一半就被明镜“打”断了,“你不许做傻事!”

明镜情急之下的手劲不算小,不过阿诚并不在意。他将明镜还举在半空的手攥进手心,笑着宽慰道,“放心吧大姐,我惜命着呢。对付那帮人,我有的是不触及底线的办法。”

明镜仔仔细细的盯着阿诚的神情,最终选择了相信他,“小台的事情,你准备怎么做?”

“我帮他化回原形,然后让他跟瓶子一起呆在法阵里,看能不能被他吸收。”

“对这东西你最熟悉,你安排就好。”明镜叹了口气,转身再入厨房,“我去做饭了。”


一直没机会插话的明小台凑过来,“到底怎么回事,给我个痛快吧!”


阿诚把自己平时用的马克杯递给明小台,抬了下巴指向了饮水机。

明小台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,明显想吐槽什么,不过还是忍住了。

识时务的给阿诚倒了水,满脸假笑的双手奉上。

阿诚满意的点点头,喝了口水润润嗓子,把明小台叫到大姐之前休息的那个卧室,关上门启动了法阵,才开口,“妖比人寿命长,也比人厉害得多,你知道为什么现如今人类越来越多,而妖怪越来越少么?”


明小台摇头。

虽然作为一个有一半妖怪血统的人,或者说,一个有一半人类血统的妖,他在回来的路上,其实严肃思考了一下,“如果妖和人打起来,自己应该帮哪边”的问题……可惜情报太少,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。

当然,这种关于世界(zhong)和(er)平(bing)的事情是不能透露给阿诚哥的。


“因为冥冥之中,有天道在制衡。”阿诚没追究明小台一副‘我是被选召的孩子’的表情,没再卖关子,直接说道“妖不能伤人,一旦伤人就要遭受天雷之劫。杀的人越多,所遭受的劫难就越重。像刚刚我和大姐提到的半龙仙人,就因为杀死了整个山门的人,被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劈成了灰烬。”

“等下,妖杀人,妖会被罚,那人杀妖呢?没有报应么?”明小台听到这就觉得不对,“而且听大姐的意思,那个仙人是和那个门派同归于尽的。”


“恩……”满意于明小台的思(san)路(guan)清(zheng)晰(zhi),阿诚为他解惑,“人如果杀妖,不会遭天谴,但此后,如果这个人在此之后被其他妖杀了,那么那个妖只是复仇,不算杀人。这么说,你能理解么?”

“噢~就像游戏里,妖杀人,会被系统判为红名,系统会主动追杀,但人杀妖,虽然系统不管,但因为身上有罪恶值,这时候妖再杀他,就只是清除红名,系统不会为难他。”明小台还是挺会融会贯通的。

“对,没错,果然聪明。”阿诚肯定道。


明小台微抬下巴,一副我当然聪明的表情,不过眯眼转念一想,“阿诚哥,你真的明白我说的意思么?”挑衅的意味不言而喻。

“你以为只有你上过大学么?”阿诚没在意他的挑衅,直接反击,反手指着自己说道,“农业大学动物医疗专业,博士!明小台学士,你毕业了么?”

“……”明小台含恨转回正题,“听大姐那意思,那个仙人实际上是找那个什么妖门报仇雪恨去了,为什么还遭了天雷?”


“这也就是御妖门最可恨的地方。很久之前,也有妖怪灭掉整个除妖门派的经历。但由于那个门派的人大多数都杀过妖,所以最后几乎没有惩罚。”

“可御妖门很奸诈,他们从不杀妖,他们只是通过秘术抽取妖的元神,以元神里的力量,再制住更强大的妖怪,破坏他们的元神,并以此驱使……有不少成名的妖怪,不甘受此屈辱,反抗的同时多少会伤及人类。然后他们就会放出由他们控制的血债累累的小妖怪,以此引来天雷……”讲及此,阿诚还是忍不住攥紧手中的马克杯,“同类受辱,我们除了尽力将他们救出之外,什么都不能做。但是元神受损的他们精神非常不稳定,往往还来不及修补,就会因伤人遭到天谴。而且期间伤害同类的事情也不少。久而久之,除了至亲至朋,也没人肯施以援手了。”

“那将近两百年的时间,真是妖妖自危,直到半龙仙人出手了。”

“在那之前,半龙仙人因为寿元将尽,已经不问世间之事百余年了。而且他修为深、脾气差,也没人敢打扰他。谁曾想,最后是他,拼着天雷之难,为整个妖界铲了这颗毒瘤。”说道最后,阿诚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经攥得青白。


“阿诚哥……”明小台想安慰,却完全不知该如何开口,只能说出心中所想,“那位仙人总算是死得其所了。如果是我,既然已经知道时日无多,我也会拼个……”

说到一半,明小台说不下去了。

阿诚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,亮的像两把刀子,声音带着无法抑制的怒气,“你以为我是为了讲故事才跟你说这些的么?”


“……关于明台么。”明小台并不笨。他只是开始嫉妒他那个叫明台的父亲了。


意识到自己语气上的不妥,阿诚放下马克杯,呼了口气才继续,“对,你父亲也死于天雷。不过我跟你说这些只是为了告诉你,如果你也准备跟你父亲一样,不在乎你的死亡对我们有多大伤害而自寻死路的话,我不如——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
阿诚说这话的语气很平和,就像在告诉他晚饭吃什么一样,但明小台后背还是出了一层虚汗。


“大姐当年为了明台挡了两道天雷,如果不是有朱雀的血统,强制进入涅槃状态,恐怕也会和你父亲一样,化成焦土。可她为此也沉睡了一甲子。如果不是你体内有明台的血脉,可能她还会继续沉睡。所以,如果你在找死之前不考虑下她的感受,那我就不如让你死在我的手中,明白了么?”说到最后,阿诚的声音轻得似乎不存在,但这种气声更让明小台觉得恐怖。

这个时候,他终于相信阿诚也是个实力强劲的大妖怪了。


看着明小台忙不可迭的点头,阿诚满意了。


“那……我还能继续问么?”明小台小心翼翼的开口,得到阿诚的肯定,他才继续,“我父……明台他,为什么要故意杀人?”

“具体原因其实我也一直不清楚,不出意外是为了你那个人类的母亲。”对此,阿诚也很是挫败,“这件事情还要从床上躺着的那个人说起。”


“他叫明楼,是我们大哥。他不是妖,是个人,不过是个不老不死的人。为了打发无尽的时间,他想到了灵魂离体去体验‘轮回’的办法……”


简单的跟明台交代了一下关于灵魂体系的问题,阿诚才继续说起明楼,“对于大哥这个不老不死的人来说,用自己灵魂去占据死胎的身体,其实事件十分聪明的事情。而他也因此获得不少乐趣。所以后来遇到我们之后,他就一直想拉着我们一起玩这个游戏。”

看着明小台诧异的眼神,阿诚轻笑,“以我们的寿命来说,屏蔽掉自己原有的记忆,去体验人的一世本来就像一局游戏。而且作为妖,我们的元神能附在生灵身上,但同时,由于宿主是有自主的灵魂的,我们对待整局游戏,只是旁观和体验,并不能像大哥一样,改写剧情的走向。”

“这个弊端本来没什么,只是减少了些许乐趣,我们也不如大哥痴迷这个游戏而已。但没想到,在最新的一局游戏里,明台爱上了你母亲,但他宿主爱上的却是另一位。”


“他……杀了他的宿主?”明小台大概猜到了结局。


“应该是这样的。后来我特意去找过那个‘明台’,但是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”

“宿主也叫明台?!”明小台很快就找到了事情的重点。

“对,当时大哥顶替的,和我们三个附身的宿主,跟我们四个同名,还是一家人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一直不喜欢这个游戏的我们三个,也决定再参与一局。”阿诚苦笑的勾了勾嘴角,“当时还觉得是缘分,现在想来,大概就是命中注定的劫数……”


那是阿诚三千年的生命中最艰难的一段时间,比他灵魂残缺的时候还要艰难。

明台的死亡,大姐的沉睡,大哥愧疚的逃避,一个家瞬间就变得支离破碎。

他想怨于曼丽,也想怨明台,可怨有什么用呢。


那么多个无边的长夜,他能做的只有等待。


好在,他等来了明小台的出现,等来了大姐的苏醒。

以今天见到的“大哥”削瘦的身形和一身病号服,阿诚想,大哥应该也快回来了吧。


那样,一家人就可以重聚了。


这次,绝对不会让大哥再走了。


===========


小剧场:

两天之后,明小台在楼上给阿诚发微信,让他帮忙去小区门口取快递。

想到是大姐的衣服,阿诚只训(tu)斥(cao)一下明小台的懒惰就去了。

报出收件人和电话之后,快递小哥非常有礼貌的对阿诚说,“一共XXXX元,您是现金还是刷卡?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快递单上“货到付款”四个字,阿诚无奈的摇摇头,真是青出于蓝啊——谁要敢说明小台不是明台的亲儿子,他跟谁急!


下一章戳这里【05】

===========


这是一篇我满世界埋伏笔,埋到后来自己都得现看的文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背景开的太大什么的……我现在只想对自己呵呵呵……

大哥下章开始就会常年存在了= =再不把大哥叫回来,我都不好意思打楼诚tag了- -!

默默的艾特@丽丽静静 妹子~

虽然有些晚,不过我还是更新啦~【等待夸奖脸~

 
评论(15)
热度(135)
© 苏糖糖|Powered by LOFTER